展覽               博覽會               藝術家               策展人               活動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莊宗勳 Chuang Tsung-Hsun

 

1976出生於嘉義

2009 國立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博士班

2007 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畢業

2001 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美術系西畫組畢業

獲獎及收藏

2015 澳洲白兔美術館典藏

2014 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2010 國立台灣美術館青年藝術典藏

2008 台北獎-入圍

2007 第24屆高雄獎-高雄獎首獎

2007 台北獎-入圍

2007 國立台灣美術館青年藝術典藏

2000 亞太藝術獎(台灣區首獎)-韓國首爾(亞太區佳作)

個展

2011 一票票畫廊,「境況模型」,台北

2009 逢甲藝術中心,「丁丁的理型」,台中

2005 豆皮藝文咖啡館,「About head」,高雄

2002 打開當代工作室,「尋找.遺落的.那個」,台北

創作理念:筆者自身乃是透過影像資料庫建置,作為創作時的分析檔案。筆者認為若是展開作者因創作時需要所建構的影像資料庫,與作品並列,成為另一個理解作品的文件來源,對於作品的世界應該會有更深入的理解;展開作品形成過程所記錄的影像資料、草圖、研究及分析的資料,將會透露出更多創作者思考的痕跡。模型般的作品不僅是個人微觀的視野,而是一種具體而微、由小觀大的視覺陳。
筆者在2015年創作了一組名為《造景工程-草地上的午餐》的繪畫作品,剛開始以分析西方藝術裡大眾熟悉的圖像資料1 ,置入一種樣板式的圖像1如馬內的草地上的午餐,表現出悠閒的中產階級的午後生活,這樣的生活情調在以實地寫生作為方法的印象主義畫家形成了一股風潮,所以莫內也畫了一幅草地上的午餐,甚至後期的秀拉也有類似的題材。因為筆者認為,當時印象主義面對的是整個社會劇烈的變動,而展開在藝術家眼前的生活模式,乃是現代化生活模式的根源,若是要探討當代生活圖式的源頭,這樣的圖像具有其代表性。 
在畫面中,意圖激起觀者一種熟悉感。但卻將19世紀的場景模擬置換為當代的場景,成為一種交錯時空的造景工程於畫布之上。過程中分析印象派時期繪畫中出現的植物,在馬內與莫內的這兩幅同樣名為《草地上的午餐》的作品中,分布的都是溫帶的喬木林與灌木叢。在畫面中都有橫臥的男子,男子旁都有一顆較為巨大的溫帶喬木,作為畫面中主要的樹木。也因此對於畫面中背景會出現的植物,產生了一些興趣,並且進行了一些調查。 
會產生這樣的作品構思,緣起於一次偶然的經驗。在途經田尾公路花園旁的省時,拍攝到很有趣的畫面;一台藍色大卡車載著一棵巨大的松樹,當時心裡想著非常詩意的內容,幻想著這是「載著樹木去旅行」的詩意畫面。但在創作理念:《造景工程-草地上的午餐》 作品背後的影像資料庫仔細想想;這是貨卡車!是位於遠方買家的訂購,令剛才的詩意立刻幻滅。理解這個想像的旅行,其實是送貨。剛剛被看待為具有生命質感的樹木,實質上是貨品。
因此,筆者經常帶著相機到田尾花卉園區去取景(採集植物商品化的影像資料),發現這裡的植物與印象主義時期的花卉並沒有很大的差異,甚至有著高度的相似性。卡車的貨架裡載著被訂購的植物銷往台灣各地,因此,我也問了幾個貨車司機,這些植物是要載到何處?他們回答的不外乎有三類:「一、往都會區去,因為某個新建的建築案需要景觀造景。二、某個外地的園藝商店下了訂單。三、在田尾花卉園區內部,園圃到商店之間的移動。」然而,分析在拍攝的許多貨車所載的植物照片,通常是較小的灌木,而且通常在色彩與形態上具有觀賞價值。而較大的喬木,通常都是溫帶的松樹、柏樹、梅樹、櫻樹。但奇怪的是,都沒有看到榕樹、茄冬、樟樹、肖楠、木麻黃、烏心石、芭蕉等比較象徵台灣亞熱帶原生的樹種。而且以榕樹為例,榕樹某種程度象徵了一種台灣農村社會中以廟口與榕樹為中心,凝聚社區意識與眾人的共同記憶。而榕樹在台灣最大的花卉集散地,竟然變得沒有經濟價值,甚至被排除。也因此可以預料,在許多新的市鎮造景中,再也看不到榕樹這樣的精神座標,而是會以溫帶喬木作為行道樹,溫帶灌木作為園藝景觀。詭異的是,我們不是居住在亞熱帶的氣候環境嗎?在一連串的現場走訪與影像資料分析之後,理解所謂現代化的園藝,其實某種程度是被文化殖民所佈署的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