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               博覽會               藝術家               策展人               活動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IMG_3193.jpg

繪畫考古─蔡年玨個展

評論者:鄭欣昀(臺灣師範大學美術所理論組博士生)

對藝術現象或形象的歸類往往只是表象上的分類。實際上藝術家對概念的使用往往是十分個人的。特別在當代。今日的畫家,不論在題材、風格、理念或立場等選擇上顯然是多元的,甚至多到難以選擇。然而他們又必須在這些不安與模糊的感覺中,試圖找到對應的材料或概念貼近自身感覺、形象或理念等,進而做出適切於立場的表達。可以說,摸索一條看似能形成清晰面貌的道路,其實是現實物件與自身忽遠忽近的過程。

選擇其實意味著「對應」的存在。在古典油畫中,對應是從已習得的身體及思考成規(手、心智、觀看)去捉出能表現對象物特質的東西,即以歷史出現過的類似方式再現一個既存的心靈世界。現代主義以後的藝術顯然不是這麼回事,欲回應的思考叢集或感知狀態變多,能採取的成規卻逐步裂解,或者說不規則生長或萎縮。

因此,現當代藝術中許多的相似性,不能被理解為同一。但模糊的感覺確有其基調上的類同。如藝術家蔡年玨的作品,觸碰著偶發與不定的狀態,手的反覆操作(即一種堅持面)卻可在許多藝術中見到。就動機來說,與反覆貫徹同一動作的藝術家概念不同,其所強調的以疊加「尊重」材質的特性,不是恆流的時間感,而縮時到表面與觀者的親近性。材質與繪畫動作因此是「如何能夠」解放藝術對自然的模仿或成規複製的過程,而非傳統中的目的。